律者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在手机游戏《崩坏学园2》和《崩坏3》及其衍生作品的世界中,崩坏作为世界背景。在这个星球上崩坏伴随着文明而生,人类的文明越是发展崩坏的抑制也越是强大。每次崩坏必然伴随着大量生物的灭亡,且每次的大型崩坏都会伴随着一名律者的产生,每个律者的能力也不同。 [1] 
崩坏,相当于这个世界的神,律者,则是神的使者。每一位律者,都是某种物理规律的终极体现,自身拥有强大的崩坏能,造成的破坏力极为可怕。每击败一位律者,人类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本世代的文明目前有四位。
上个文明的律者一共有十四位,而第十四位律者的力量远超其他律者。
在『最后的律者』面前,人类的结局只有灭亡。
中文名
律者
来    源
每一次大型崩坏中诞生
特    征
拥有律者核心,崩坏能浓度2000HW以上
破坏力
破坏力极大,极度危险

律者背景概念

编辑

律者律者的诞生

当崩坏爆发时的瞬间功率达到了1000HW以上时,在灾难的区域,就有机会诞生名为“律者”的存在。
“律者”是对崩坏能适应性极高的人类所转化成的怪物——她们使用着由“律者核心”所获得的超能力,肆无忌惮地破坏人类世界。
每一次大崩坏都会随之诞生一名律者。律者拥有与崩坏能极强的适应性。甚至在出生的时候就具备了某些崩坏能力的特征,所以有推测大崩坏的发生地点并不是随机的,而是因为这个地区拥有具有律者特征的人类才导致了大崩坏的爆发。然而这样的人类数量极少,目前所知情报显示,律者的目的就是执行崩坏的意志,展现出对现有事物强烈的破坏欲。在律者化的同时,身上的一些病症都会得到治愈。
一般而言,男性的崩坏能适应性是远逊于女性的——而律者,便是这一适应性的极致存在(但也有例外,如本世代第一律者)。 [2] 

律者律者的权能

崩坏能在律者体内集中形成律者核心,使得律者拥有产生和统御崩坏兽与死士的权能,最高可产生审判级崩坏兽。
律者与崩坏兽之间的关系其实更像是蜂后和工蜂。律者的诞生,会催生他/她所在地区的崩坏兽数量的增长,就像蜂后繁衍出更多的工蜂拱卫自己的巢穴一样。这些崩坏兽如同士兵效忠君王一般,对统御自己的律者无比忠诚。因此即便同一地区出现两个律者,他们彼此也无法支配对方的崩坏兽。 [3] 
只有真正的律者才会拥有权能,以及和崩坏意识直接对话的能力。 [4-5] 

律者律者的能力

律者被称为神(崩坏)的代行者,是人类生命层次的升华,被选中成为律者的人类,律者所拥有的能力,是人类不可能拥有的能力,是现实的崩坏。
律者能力归结起来其实便是将匪夷所思的不存在现象化为现实,是某种物理规律的终极体现。比如无需可燃物就能凭空点燃火焰的炎之律者,创造理想流体的风之律者,以及无孔不入的侵蚀之律者等都是如此。 [6] 
每名律者能力不同,在五万年前就有了高度的人类文明和崩坏,但最终,人类文明和崩坏一起消失了。
律者能力远远超过人类,只有S级女武神才能勉强抗衡各个律者。

律者神之键

编辑
(注:神之键为崩坏3rd独有设定)
由上个世代的科学家MEI设计与制作,宗旨是用律者的力量对抗律者。神之键是以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存在可以媲美律者能力的“第零额定功率”(因律者核心内存在律者崩坏能的一小部分),律者核心内的崩坏能因只是律者的一小部分,每使用“第零额定功率”都会消耗光律者核心的能量,再次填充需要至少2小时的时间,所以神之键并不能像真正的律者一般连续发动强有力的攻击。
已知神之键
神之键
神之键(2张)
以上个世代第一律者·理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启示之键虚空万藏,几乎无限延伸的知识空间。持有者为奥托·阿波卡利斯
以上个世代第六律者·死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创生之键黑渊白花,逆转死之律者的能力,拥有最强「创生」之力的骑枪。持有者为幽兰黛尔
以上个世代第七律者·炎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破坏之键天火圣裁,再现炎之律者的力量,拥有最强「破坏」之力的双铳。持有者为齐格飞·卡斯兰娜
以上个世代第八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羽渡尘,操控大脑信号,主掌意识的神之键。持有者为符华 [7] 
以上个世代第九律者·岩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吞噬之键伊甸之星,复现岩之律者的力量,拥有最强「地」之力的球体。持有者为丽瑟尔·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以上个世代第十律者·支配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支配之键轩辕剑,拥有最强「支配」之力的黄金之剑(注:由于第十律者的特殊性,使得支配之键有1000把。神之键构成材料之一的魂钢会适应使用者的超变因子而改变形态,这也是太虚之握的由来。本世代支配之键剩余数量未知)。已知完好的支配之键中太虚之握的持有者为符华
以上个世代第十一律者·约束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约束之键犹大的誓约,拥有最强「约束」之力的对律者·崩坏兽束缚装置。持有者为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以上个世代第十二律者·侵蚀之律者核心制成的武器:侵蚀之键地藏御魂 [8]  ,复刻侵蚀之律者的能力,拥有最强「侵蚀」之力的太刀。
无编号之键——空白之键,一套可以嵌入律者核心的装甲,使律者核心与人体相连,让人类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律者。本世代作为天命女武神装甲的原型,被奥托嵌入疾疫宝石,成为真红骑士·月蚀,存放在海姆达尔实验室最底层,空律复活事件中被姬子取走。现因姬子和西琳的战斗中输出功率超过承受上限而崩碎,伴随着西琳的沉睡,下落不明。 [7] 

律者律者核心

编辑
崩坏能在律者体内集中形成律者核心,使得律者可产生和统御崩坏
律者核心
律者核心(2张)
兽与死士。律者的崩坏能存在于虚数空间中,而律者核心正是打开虚数空间的钥匙,核心内的崩坏能,只是律者崩坏能的一小部分。 [9] 
律者的诞生严格按照时间顺序,必定伴随着大型崩坏,只有达成这两个前置条件的才是律者。(光拥有律者核心不一定能成为律者。参考正式变成律者之前被植入风之律者核心即渴望宝石的温蒂——之前温蒂被植入宝石后并没有变成律者,而之后温蒂与宝石中的意识达成协商后获得了风之律者的能力后才成为了第四律者)。 [10] 
如果任由拟似律者发展,拟似律者就可能会凝结律者核心从而变成真正的律者。

律者崩坏3rd

编辑

律者第一律者

「理之律者」瓦尔特·乔伊斯:逆熵的象征,曾是奥托钦定的天
瓦尔特·乔伊斯 瓦尔特·乔伊斯
命主教继承人,在1952年德国柏林的大型崩坏中得以幸存,而被天命判定为第一律者。作为律者,他身上的疑点非常多,因而被天命进行了长达3年的研究,后因研究无果,而被转入伦敦的帝国研究院42实验室进行观察,因此结识了爱因斯坦和特斯拉等人。
能力为以崩坏能构造自身能够“完全理解”的事物。由于瓦尔特的人类意识战胜了律者意识,在不听从于崩坏的同时也不具备操控崩坏兽的能力,对于崩坏而言瓦尔特是叛徒的象征。重力操控是第九神之键·伊甸之星所带来的能力。
为阻止奥托所发射的崩坏裂变弹爆炸后的余波毁灭纽约,在负伤状态下,强行制造足以保护整个城市的崩坏能护盾,因为输出功率超过自己的上限,导致拟态犹大所造成的伤口恶化,最终牺牲。 [11]  因逆熵建立的基石是瓦尔特的牺牲,故逆熵的盟主必须是“瓦尔特”,所以哪怕乔伊斯已故,逆熵对外盟主形象依旧是瓦尔特。 [12] 
第二代「理之律者」瓦尔特·杨:原名约阿希姆·诺基安维塔宁,在
瓦尔特·杨 瓦尔特·杨
瓦尔特·乔伊斯临死时继承了瓦尔特的名号和律者核心,改名为瓦尔特·杨,成为承担起守护人类的责任的新一代理之律者。逆熵真正的盟主,拟态成乔伊斯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
在第二次崩坏时为了对付西琳经历了肉身粉碎、精神重创、核心碎裂三次死亡,最终凭借守护人类的信念活了下来,配合丽瑟尔剥离了西琳的征服宝石,在西琳暴走时协助齐格飞封印西琳。在圣芙蕾雅学园建立后伪装潜入学园,担任历史老师。量子之海中用生命阻止了“蛇”对现实的入侵,最后的能量构造了隔断量子之海与现实的屏障,肉身化作“认知回廊”,在里面设下进入量子之海的考验,留下一个碎片“约阿希姆”守护。在布洛妮娅通过考验后,认知回廊和约阿希姆一同消散。
瓦尔特”(乔伊斯&杨)是本世代目前唯一为了拯救人类而死的律者。 [11]  [13-14] 
第三代「理之律者」布洛妮娅·扎伊切克:因第二次崩坏
布洛妮娅·扎伊切克 布洛妮娅·扎伊切克
而成为孤儿,被军队培养成为杀手。一次暗杀可可利亚的任务中失败,被可可利亚收养。因为好友希儿在X-10实验中量子化,布洛妮娅入读圣芙蕾雅学园,试图中被学园回收的第三律者芽衣身上找到救回希儿的方法。
海渊城中,布洛妮娅为了取回渴望宝石和拯救消散的希儿独自跳入量子之海的入口海渊之眼。在认知回廊中,布洛妮娅通过了杨设下的三个考验世界,继承了理之核心,成为新一代理之律者。 [15] 

律者第二律者

「空之律者」西琳:本世
西琳 西琳
代唯一的完全体律者,伴生崩坏兽为审判级崩坏兽魔龙贝纳勒斯。能力是空间操控。能够创造出虚数空间进行攻击和防御。并且还有强大的崩坏能役使力。在第二次崩坏中,被贝纳勒斯带到月球,在月球得到了被MEI封印的「崩坏」的部分力量,拥有了掌控电磁场、创造理想流体、加速生物细胞凋亡和操纵分子运动四种能力。月球之战中战胜瓦尔特,取出其律者核心吞服,获得了理之律者的知识和力量。后西琳被齐格飞夫妇和瓦尔特联手击败,死后遗体和核心被天命回收。奥托以西琳和琪亚娜的DNA,加上空之核心制造出律者宿体K-423。
因奥托的计划,于K-423身上苏醒,占据了她的身体,引发大型崩坏,召唤贝纳勒斯,进攻天命总部,连败极东支部众人。和姬子缠斗时被爱茵斯坦启动月光王座重创,逃进虚数空间。卷土重来后被姬子击败并注入“弑神之枪”,西琳意识因此沉睡。 [7] 

律者第三律者

「雷之律者」雷电芽衣:ME社前社长雷
雷电芽衣 雷电芽衣
电龙马的独生女,北辰一刀流传人,原千羽学园高中部二年级学生,后为圣芙蕾雅学园学生,天命B级女武神,第五女武神部队成员。被可可利亚植入征服宝石成为律者,能力是操控电磁场,包括“包围在周身绝缘物理和能源攻击的超电场”和“破坏分子内化学键的电磁脉冲”两种。因律者人格失控,引发了长空市崩坏,从而被天命总部确认为第三律者。
后因琪亚娜的缘故,律者人格将身体还给芽衣。为安芽衣寻死的心,姬子在芽衣心脏旁植入微型炸弹作为保险。随后芽衣进入圣芙蕾雅学园学习控制自己的能力。
拯救琪亚娜作战中,芽衣接受律者的力量对付占据琪亚娜身体的空之律者,败北后其律者核心被空之律者取出而身受重伤,在进行心脏手术后恢复。西琳沉睡后跟随极东支部众人寻找琪亚娜,现在分头行动中被分派前往逆熵总部。

律者第四律者

「风之律者」温蒂:曾是天命大洋洲支部的A级
温蒂 温蒂
女武神,有着能成为S级女武神的潜力,因天命在她腿部注入了渴望宝石而导致腿部终身残疾,失去晋升的机会。且因宝石仅在温蒂体内才能稳定,从此被作为保管渴望宝石的容器。
因布洛妮娅对她十分关心所以对布洛妮娅有好感。后来与宝石中的意识达成协商而变为风之律者。最后被可可利亚杀死,取出渴望宝石。温蒂的能力是创造理想流体,具体表现为操纵风。曾引发飓风摧毁了大半个新西兰,从而被天命总部确认为第四律者。后被逆熵捕获,生死不明。
——————以下为上个世代的律者——————

律者第六律者

死之律者 死之律者
「死之律者」象征静谧的死亡,能力是创生和凋零。相貌与希儿·芙乐艾相似。律者核心静谧宝石被制成神之键:黑渊白花。本世代的静谧宝石为第二律者核心四个碎片之一,被天命掌握。后天命主教奥托为了实验将宝石植入K-423体内,伴随着西琳意识的沉睡,宝石下落不明。
本世代的希儿·芙乐艾并不是死之律者,希儿并没有律者核心,只是持有有着死之律者能力的圣痕。

律者第七律者

「炎之律者」Himeko:象征毁灭的烈火,能力是控制分
Himeko Himeko
子运动。相貌与无量塔姬子相似。物理破坏力最为强大的律者,在诞生仅仅一周内便将整个澳洲化为了火海。被融合了帝王级崩坏兽帕凡提基因的凯文击杀,其律者核心被制成神之键:天火圣裁 [10] 

律者第九律者

「岩之律者」:仅在剧情中提及,掌握「地」之力量,律者核心被制成神之键:伊甸之星 [16]  曾施展“拟似黑洞”吞噬了前文明纪元最发达的地区“穆大陆”,重力引发了剧烈的板块运动,使仅剩的建筑也沉入了马里亚纳海沟。 [17] 

律者第十律者

「支配之律者」:又称「千人律者」,由1000位拟似律者
支配之律者 支配之律者
组成,分别被命名为L10-001~L10-1000。能力是可以随意支配各种能量,但支配的力量相较于其他律者十分弱小。千人律者每一个个体,都远弱于单一律者,只具备简单的能力。千人分散于世界各地,性别、人种、年龄、身体素质都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性,千人律者之间可通过类似“量子纠缠”的方式进行无视距离的通讯。由于数量众多且行为有一定的组织性和计划性,造成的威胁不亚于单一律者。
千人律者在L10-997带领730个左右的千之律者袭击P-21基地的行动中被凯文和Mei博士彻底消灭。律者核心被制成1000把神之键:轩辕剑

律者第十一律者

「约束之律者」:未正式出场。约束之律
约束之律者 约束之律者
者是一名“反律者”,她的能力是创造一个半径100公里的结界。在结界内,一切崩坏能都会无效化,其他形式的能量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因为会对崩坏能和电子进行削弱,导致在结界内,能自由行动的而只有约束之律者。虽然她的破坏力不如其他律者,但在结界内,她拥有着最强的力量。据前文明纪元的科学家推测,约束之律者是针对融合战士和神之键而产生的对抗手段。 [18]  律者核心被制成神之键:犹大的誓约 [10] 

律者第十二律者

绯玉丸 绯玉丸
「侵蚀之律者」绯玉丸绯玉丸这个名字并不是上个世代第十二律者真正的名字,外貌体型也因为跨世代的封印而改变):真正姿态为一种拥有自我意识的究极病毒,能力是侵蚀生物和机械并加以控制(游戏樱色轮回内绯玉丸提到的能力为“将自己的意识投影到物体上并操控自如”)。
前文明纪元的律者,使用核弹灭绝了人类文明,后被MEI博士设计困入能将律者核心制成神之键的黑盒子中。本世代盒子被天命得到,用来进行人体实验。无法接受这种行为的女武神卡莲偷走盒子逃到了极东之地的信浓。在八重村中,少女和巫女八重樱产生共鸣,八重樱被侵蚀成为似拟律者,之后被卡莲封印。
500年后,封印因第三次崩坏解开,后八重樱牺牲自我化作圣痕救下了德丽莎。为再次复活,少女将德丽莎拖入圣痕空间中。后在德丽莎的拥抱下,少女放下憎恨选择沉睡,八重樱则在梦境中幸福的生活下去。但少女力量的减弱影响到了圣痕空间,失去卡莲的八重樱在空间中寻找,相遇失忆的少女,为其取名绯玉丸。路途中,绯玉丸记忆复苏,放弃复仇的绯玉丸将律者之力转化为神之键:地藏御魂。这柄神之键被决定留在空间中的八重樱丢到外界。 [8] 

律者第十四律者

「终焉之律者」:上世代第十
终焉律者 终焉律者
四律者,相貌与琪亚娜·卡斯兰娜相似。她是最后的律者,也是最强的律者,其力量远超其他律者,她的诞生,意味着世界的终结。 [10] 

律者崩坏学园2

编辑

律者第一律者

第一律者 第一律者
瓦尔特,能力是操纵重力。追溯篇中,在1961年德国爆发的第一次大崩坏中出现,以自身意志压制住了崩坏带来的破坏欲的影响。新生篇中,在德国大崩坏后迅速隐匿了行踪,为了将琪亚娜律者化假扮成齐格飞潜伏在天命,并与塞西莉亚一起行动。但九霄这个特异个体的出现让他的计划受到了妨碍,并且在奥托的攻击下宣告失败。在方舟要塞被攻陷后,将律者核心交给了九霄,自己与方舟要塞共同毁灭。(注:虽然崩三的第一律者能力更新为了理之律者,但崩二目前并无此设定)

律者第二律者

西琳,在2000年第二次崩坏爆发中出现在西伯利亚的律者,为了对抗这次大崩坏,天命投入了大量的战力,最终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消灭了第二律者。第二律者的残骸被埋藏在圣芙蕾雅学园的教条区,供天命进行研究以及复活第二律者的计划,律者核心之一则被交给了逆熵,作为月光王座的动力源。在追溯篇的最后,西琳的律者核心与琪亚娜融合,成为终焉律者。 [19] 
新生篇中,原本双眼失明的西琳由于成为了律者而恢复了视力,但也因此将母亲感染为了死士。被崩坏能侵蚀了意识的她消灭了80%天命的女武神部队,但在瓦尔特与塞西莉亚的合力下恢复了意识,为了保护塞西莉亚,用自己的力量将导弹吸入了虚数空间中,自己却因为使用庞大的律者之力反噬而死。
逐火之蛾中,由于九霄圣痕的干扰变成了九霄的模样,向博士等人发起攻击。在被打败后,干脆的交出了自己的律者核心,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从梦境中消失。
新生篇 新生篇
歌姬形态 歌姬形态
战姬形态 战姬形态

律者第三律者

雷电芽衣,是ME社前社长雷电龙马的独生女。就读于千羽学园,因其出身和外表成为学院中的名人。在其父入狱后人际关系出现变化,致其性格转变。在2014年第三次崩坏爆发时成为了第三律者,能力是操控雷电。
追溯篇中,在千羽学园与琪亚娜对峙,因体内的崩坏能被琪亚娜吸收而恢复到人类形态。情报显示在长空市的大部分布置都是与她有关,暗示其成为第三律者另有隐情。在离开长空市后随琪亚娜一同加入圣芙蕾雅学园,作为女武神服役于女武神第五小队。在追溯篇结尾律者化,但未能阻止琪亚娜毁灭世界。
新生篇中,同追溯篇的出身一样,在跟随琪亚娜与九霄逃离长空市的时候被擒,并被逆熵执行者博士作为实验对象进行研究,之后被天命女武神救出,并被一并带往圣芙蕾雅学园。其身上的律者宝石是让琪亚娜成为律者的计划中的核心物之一。在圣芙蕾雅学园被毁后一直呆在琪亚娜身边,支持琪亚娜。在逆熵内深受博士喜爱。
追溯篇 追溯篇
新生篇 新生篇
DLC DLC

律者第四律者

新生篇中,在新西兰大崩坏中现身的律者,被宁蒂·阿波卡利斯击杀。

律者第五律者

金属律者 金属律者
妮娜,新生篇中,在巴黎的大崩坏中诞生的律者,被天命观测到后确定为第五律者——金属律者。博士幼时的友人,因为身患无痛症所以有自残的倾向,被孤儿院的其他人欺负。律者化后,拥有了比钢铁还要坚硬的身体以及操纵金属的能力,甚至能挡住无色辉火的主炮轰击。为了掩护博士撤退与天命的3名S级女武神交战,在战斗的过程中逐渐接近完全体,无痛症也因为崩坏的原因而消失,疼痛让她体会到活着的感觉,身为人的感觉,为了不继续被崩坏侵蚀,以人类的身份死亡,将武器刺向自己的心脏,律者核心破碎后死亡。律者核心被天命回收后进行人造律者实验。

律者第六律者

风之律者 风之律者
温蒂,风之律者,被天命在尼罗河畔的第二律者复活实验吸引而来的律者,在此之前从未被观测到,操纵风进行战斗,遵从崩坏意志,为毁灭人类而战。

律者琪亚娜·终焉律者

终焉律者 终焉律者
琪亚娜·卡斯兰娜,卡斯兰娜家族的一员,其父是卡斯兰娜家的家主齐格飞·卡斯兰娜,母亲则是塞西莉亚·沙尼亚特 [20] 
追溯篇中,幼年时母亲去世,之后被齐格飞带离天命,在天命追回律者素体的过程中暴走,杀死了自己的父亲齐格飞。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则是在长空市的千羽学园,并在其中就读。随后第三次崩坏爆发,带着第三律者雷电芽衣从千羽学园逃脱。在逃出长空市途中遭遇布洛妮娅。之后在长空市吼姆乐园见到无量塔姬子,并跟随姬子的飞船来到圣芙蕾雅学园,成为一名女武神。在逆熵入侵圣芙蕾雅学园时被可可利亚告知父亲已经死亡并且是自己“亲手”杀死而崩溃,与月光王座上的第二律者律者核心融合,化身终焉律者,毁灭了人类文明,重启了世界。

律者琪亚娜·融合之子

融合之子 融合之子
新生篇中,在琪亚娜十岁的时候,奥托妄图以琪亚娜为素体融合西琳的核心复活第二律者,在此过程中诞生了上世代终焉律者不同的个体。

律者拟似律者

编辑
次于律者的高级存在,也是由于被崩坏能改造,被赋予强大能力的人类。拟似律者产生的原因有很多。最常见的高级死士和具有较高适格性的人类,也有可能是崩坏能对某种概念的实体化。也有比较特殊的情况,原来的律者消失了,剩余的崩坏能聚集起来形成新的律者样本。虽然拟似律者没有律者可怕,但是如果任由拟似律者存在,尽管崩坏能不会发展到律者的级别,依然会成为非常巨大的威胁。

律者八重樱(崩坏3rd)

八重樱 八重樱
八重樱,八重村中的巫女。偶然遇到逃亡到村庄的卡莲·卡斯兰娜,被卡莲携带的封印崩坏的水晶感染,成了类似律者的存在,后来被卡莲封印。直到500年后,才脱离封印。后为因卡莲的缘故,牺牲自我化作圣痕救下面临生命危险的德丽莎。

律者八重樱(崩坏学园2)

八重樱 八重樱
八重樱,是极东信浓村的巫女,有一个妹妹凛。幼年因凛被祭祀给了狐神而郁郁。救了漂洋过海的卡莲,并与其相恋,共同守护村庄。被神之匣感染成为拟似律者,随即与狐神一同封印陷入长眠,第三次崩坏爆发后封印解除,被琪亚娜等人打败后疑似消散。

律者由乃

由乃 由乃
由乃,千羽学校的学生,被崩坏能感染后成为拟似律者。被八重樱圣痕状态下的德丽莎击杀。

律者露娜·希露法利亚

露娜 ·希露法利亚 露娜 ·希露法利亚
露娜·希露法利亚,生活在雾海庄园的少女。因患有白化病而被歧视,父亲抛弃了她,母亲背负“魔女”的骂名自尽。之后雾海庄园被神秘力量所影响,无人知其下落 [21] 

律者柯罗伊

柯罗伊 柯罗伊
柯罗伊,是童话“音乐家与木偶师”中的音乐家,是一位出色的小提琴手,梦想是想要让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美妙的琴声,于是找上了木偶师来帮助自己实现了梦想。柯罗伊人偶具有将人拉入梦境中的剧院的能力,最终被人偶师的意识压制。

律者阿尼拉

阿尼拉 阿尼拉
阿尼拉,伴随“噩梦”出现的少女,推测是崩坏创造出的黑死病的代言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解放而伴随着噩梦再度出现。目前为止没有能够消灭她的具体办法。

律者时雨绮罗

时雨绮罗 时雨绮罗
时雨绮罗,追溯篇中,作为“雪狼小队”的成员,天命A级女武神,在第二次崩坏中阵亡,由于遗体未被回收而被崩坏能影响改造成拟似律者。被女武神第五小队消灭。

律者蓬莱寺九霄

蓬莱寺九霄 蓬莱寺九霄
蓬莱寺九霄,就读于千羽学园的学生,出身普通,是一名热衷于ACG的“作品厨”级技术宅,经常自称“被选中之人”。在自己制作了《吼姆大冒险》这款游戏后受到天命和逆熵的关注,成为多方势力炙手可热的争夺对象。在新生篇中被天命作为重要保护对象,由琪亚娜带回了圣芙蕾雅学园。在圣芙蕾雅学园舍身救出了琪亚娜和芽衣,落入律者熔炉,被崩坏能侵蚀为了律者傀儡。
在被瓦尔特给予第一律者核心后不久苏醒。

律者克莱尔

克莱尔 克莱尔
克莱尔,芙洛拉的姐姐,有着超乎常人的崩坏适应性和之力,被奥托赋予使命,从第三者角度演算人类战胜崩坏的方法 。克莱尔得出的结果是用崩坏战胜崩坏,向自己体内注入过量崩坏能,被芙洛拉打败。

律者诗音

诗音 诗音
诗音,在神社中担任着巫女的职务,由于神社遭遇强盗洗劫而不幸遇难,身边的白狐目睹这切后随即被北辰芽衣身上的崩坏能侵蚀,并控制着诗音的遗体实施复仇。

律者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西琳以在巴比伦塔同期实验体朋友之一的阿芙罗拉为原型制造的拟似律者 [22]  ,得到西琳赐予的部分风之律者的能力和承载能力的伪律者核心。受命在芬兰-奥卢进行破坏,为西琳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 [23]  2000年2月16日,于德国基尔市被塞西莉亚秒杀。 [24] 

律者阿加塔

阿加塔,西琳以在巴比伦塔同期实验体朋友之一的阿加塔为原型制
阿加塔 阿加塔
造的拟似律者 [22]  ,得到西琳赐予的部分炎之律者的能力和承载能力的伪律者核心,成为了拟似律者。受命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进行破坏,为西琳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 [23]  2000年2月16日,于钦察草原咸海交界处败于符华,被西琳救走。 [25] 

律者加莉娜

加莉娜,西琳以在巴比伦塔同期实验体朋友之一的加莉娜为原
加莉娜 加莉娜
型制造的拟似律者 [22]  ,得到西琳赐予的部分死之律者的能力和承载能力的伪律者核心,成为了拟似律者。受命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进行破坏,为西琳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 [23]  2000年2月16日被奥托击杀于新西伯利亚。 [26] 

律者人造律者

编辑
新生篇中,奥托实验的新产物,利用律者核心让人类进化成类似律者一样存在的生物。而成功者比一般女武神更加强大,有着媲美律者的能力,与律者化的人类一样会治愈人体本身的缺陷,并且有着属于自己人类本身的意识,然而崩坏的侵蚀虽然缓慢却并不可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注:崩坏学园2独有设定)

律者黛尔塔

黛尔塔 黛尔塔
黛尔塔,人造律者实验的变异体,能够随意吞噬和控制崩坏能,但性情极不稳定,其危险程度可能远超律者。在与虫后融合后不断进化,超越了人类与律者的范畴,仅仅是其存在就能够毁灭人类,奥托只得将其封入茧中。

律者芙洛拉

芙洛拉 芙洛拉
芙洛拉,奥托从女武神候补中挑选出的天才,有着异于常人的智力,用于以智慧演算人类对抗崩坏的可能性。被奥托进行了不同于女武神的手术,在与姐姐克莱尔的战斗中明白人类与崩坏的对弈结果将是必败,打败了克莱尔,进化为人造律者。

律者安洁利亚·沙尼亚特

安洁利亚 安洁利亚
安洁利亚·沙尼亚特,沙尼亚特家族的一员,自小被排除在圣女甄选的范围外,作为贵族名流培养。因琪亚娜的叛变和玛丽亚对圣女职位的不屑,圣女职位缺失,众人终于想起了这个沙尼亚特的血脉。他们以改造女武神的方法强行改造了安洁利亚,却刺激了其体内微薄的血脉,在圣女就任仪式上,安洁利亚无法控制这股能量而暴走,被德丽莎击败,奥托将其作为人造律者实验品保存下来。安洁利亚再次苏醒后,因为自卑而再度暴走,被玛丽亚·沙尼亚特击败后抑制住体内的崩坏能,成为人造律者。

律者赛露蒂

血之律者 血之律者
赛露蒂,血之律者。奥托所制造的“人造律者”的一员。巴黎大崩坏的幸存者,就读于天命的圣露德学园。有着先天再生障碍性贫血,在进行人造律者手术后,拥有了控制血液的能力,其身体产生的血液具有腐蚀性。在成为人造律者后被崩坏侵蚀神智而暴走,但被无色辉火打败,在奥托的激励下压制住了崩坏能。

律者卡莲·卡斯兰娜

卡莲·卡斯兰娜 卡莲·卡斯兰娜
卡莲·卡斯兰娜,奥托为了复活卡莲,使用最适合卡莲复活的素体制造的人造律者。拥有堪比新生律者的战斗力,使用犹大的裁决进行战斗,植入了虚假的记忆,对天命极为忠诚。在天命对逆熵要塞的攻略战中,束缚住兵神,从拟似黑洞中拉出辉煌盟约,并在与琪亚娜等人的战斗中稳定了体内的律者核心。

律者爱莎·洛佩兹

爱莎 爱莎
爱莎·洛佩兹,天命精英部队辉光小队的队长,辉火的友人,在长空市崩坏中牺牲。辉火为了复活她和奥托达成交易,和卡莲素体一样以人造律者的方式复活,与卡莲一样丧失了生前的记忆。

律者其他律者

编辑
海之律者
迦娜 迦娜
迦娜,琪亚娜等主角团在海中孤岛发现的谜之少女,来自半人马座的行星级崩坏兽,自称海之律者,为了消灭人类与找寻琪亚娜来到地球。利用触手进行攻击。遵从伟大的意志,执行着毁灭人类的使命。徘徊在伽蓝附近,在逆熵与天命涉足之时对双方都发动了猛攻。
海之律者一直守护着前文明纪元“MEI博士”所创造的记录人类文明圣痕的万年远古终端智能“阿赖耶识”。并塑造了人类的躯体,在被击败后,核心被转移到了新的身体上。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娱乐